•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十月份假期很多,可是也没多到足够让钰慧回台南,所以每当连续假日,阿宾就带她回家看妈妈,陪妈妈逛
    街购物看电影,妈妈瞧着一对小儿女的亲热样子,心里也着实很高兴。  
    天气也不知不觉地转凉,昼夜温差变得比较明显,这个周末又遇连假,中午过后,阿宾就载着钰慧回家。钰
    慧前两天疏忽了身体,感冒着凉还有点儿发烧,阿宾让她在房间里蒙着大被,妈妈还煮了些姜母汁给她喝,
    不久钰慧便逼出一身热汗,觉得又舒服又虚弱,昏昏地睡着了。 阿宾一直待在房里陪钰慧,还帮她把汗湿了的棉被换过乾净的凉被,才坐到房间的角落玩起电动游戏。两三
    个礼拜前他向孟卉借了任天堂来,又去买了几块卡匣,趁这个机会玩得不亦乐乎。 周末给人的感觉既平静又安逸,阿宾不晓得打了多久,听到背后房门打开的声音,原先以为是妈妈上来探视
    钰慧,可是两条白嫩的手臂已经从后面绕上他的脖子,在他胸前交叉着。 「这是什幺啊?哥哥。」那轻脆的声音说。 阿宾抽空转头在那吹弹得破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赶紧又转头回来他的游戏:「你怎幺有空来?」 「想来就有空啊!」说话的是孟卉:「这到底是什幺?」 「这是『月风魔传』。」阿宾告诉她。 孟卉看了一会儿,下结论说:「不好玩!钰慧姐呢?」 阿宾努了一下嘴唇说:「诺,在床上。」 孟卉转头看见隆起的被子,小声问:「在睡觉?」 「在生病。」阿宾说。 孟卉放开他,转身爬上床去,阿宾也跟着转头,差一点喷出鼻血出来。 孟卉穿着一条短棉裙,她爬上床以后还翘着屁股,一条紧绷的丝内裤包不住青春富有弹性的双臀,面团般的
    结球底下还夹着鼓鼓隆隆肥肥满满的肉阜,阿宾看得眼冒金星,连忙转回头来,画面上已经被魔王结结实实
    揍了一顿,生命力损失惨重。 孟卉伏在钰慧旁边,在她额头上摸摸揉揉,见她睡得熟了,才又爬下床来。 阿宾和魔王大战正酣,一把光剑不停地扫出波波的刃芒,还使出螺旋穿心的绝招,连连给魔王致命的打击。 孟卉静静地看着阿宾在咬牙切齿,终于将巨大的骷髅怪兽击垮,接着画面开始崩溃,知道他已经全部过关了。 她又抱着贴上阿宾的脸,阿宾一巴掌轻拍在她的屁股上,说:「穿这样来诱惑哥哥啊?」 「哥,我带了一个朋友来……」孟卉红着脸说。 「带就带啊……唔……什幺?」阿宾看着她的脸突然恍然大悟:「哦……男朋友是吗!不敢带回家……嘿嘿
    ……先带来给舅妈投石问路,对不对?」 孟卉被说中了心事,伸出小舌笑着,阿宾敲敲她的额头,她揽着阿宾要吻,阿宾忙指了指床上的钰慧,她还
    是扑上去强吻了阿宾一阵,把他的唇舌咬得痒痒的,才喘着放开来。 「走吧,去瞧瞧你的男朋友。」阿宾又拍拍她的屁股。 客厅里,小男孩规矩的坐在沙发上,妈妈正和气地同他说话,阿宾和孟卉先在楼梯头窥探了一下,阿宾彷佛
    看到当初他到钰慧家去听训的场面。 「舅妈。」孟卉走下去。 「你这孩子,」妈妈笑骂着她:「怎幺把人家丢在这儿自己胡乱跑呢?」 「没关係,没关係的。」那男孩说。 「你是不是对舅妈投诉我?」孟卉斜瞪着他。 「没有啊!」他连忙摇手。 「哼,算你聪明,」孟卉转头说:「这是表哥,这是小毅。」 阿宾和小毅点头招呼,孟卉撒娇地倚到阿宾的妈妈旁边,阿宾则坐到小毅对面,然后从矮几下托出茶组,打
    开电炉煮水泡起茶来。 四人边喝着热茶边閑聊,小毅虽然有些腼腆,倒还大方,话题绕着他们学校和功课转,阿宾听着感觉挺无味
    的,妈妈和孟卉却谈得津津有味,他只好努力泡茶,不停地邀小毅喝下。 龙门阵摆了大半会儿,突然电话声响起,阿宾过去接听,回来告诉妈妈有同学找他打球,换着球鞋就要出门
    。妈妈对着他的背影念了两句,吩咐他要回家来吃晚饭,他随便答应了一声就走了,妈妈不免又唠叨着。 妈妈站起来,坐到阿宾原来的位子,把茶壶中的旧叶子清出,和孟卉继续讲话,然后在茶壶中放进新叶子。 小毅原本乖乖的陪着聊天,妈妈坐过来他对面时,他却开始觉得心神不宁起来。 客厅这套沙发很软很舒服,人一坐上去就会沉沉地陷下,阿宾的妈妈穿着白色的及膝裙,虽然优雅的并拢着
    膝盖,但是为了泡茶就没靠到椅背上,只好搭开脚跟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空洞,厅里的灯光映透着白裙,阿宾
    的妈妈腴美白嫩的内大腿有着无比的诱惑,小毅在她刚坐下来得时候就看见了,阿宾的妈妈尊养处优,充满
    成熟的美韵,那双大腿像少女般的雪白绵细,又有少女所比不上的丰润,动人的外春光让小毅忍不住老往她
    那里窥伺。 阿宾的妈妈那里会想到这小男孩的眼睛在探索她的裙底,仍然笑盈盈地侧着脸讲话。她弯下腰来取放几下的
    茶叶罐,收回各人的空杯,又给了小毅另一次的沖激。 妈妈上身穿着大圆领的宽松长袖T恤,俯身时领口大大地垂开,小毅想不看都不行,她那肥滋滋的乳房被一
    条低杯的黑色胸罩托住,不但衬出她乳肉的雪白,膨膨鼓鼓的圆球还挤成深深的沟,两坡抖抖地摇汤着。 小毅少不更事,心头拼了命似的乱撞,脸上却要保持镇定,阿宾的妈妈放好茶叶,挪动屁股向前坐,膝头没
    再靠紧,留下恰好的空隙,小毅就看到了更引人入胜的穿梆镜头。 他从两条粉腿的中间望进去,瞧见腿根深处围着一块小三角阴影,饱饱隆隆的,原来阿宾的妈妈内裤也是黑
    色,棉布混着亮纱,显得肥沃而光滑。这饱饱隆隆的小三角阴影旁边,朦胧中像是松出稀稀疏疏五六根散乱
    的鬈线,它们的黑又明显地和布料有所不同,夹在内裤和大腿之间,是包藏不了的几根亵毛,小毅那曾见过
    这种要命的场面,早已口乾舌燥,心跳如捣,脑袋不停的爆炸,浑浑噩噩起来。 阿宾的妈妈沖好茶,送了一杯到小毅面前,小毅魂不守捨,端起来就一口就咕噜下去,滚烫的热水辣得他满
    眼的泪水,他不敢让阿宾的妈妈和孟卉发现,只好偷偷擦着眼角,幸好她们只是顾着讲话,不知道小毅心里有鬼。 小毅知道这种巧合的机会不太多,便没空参加她们的话题,他也向前挪了挪位置,架肘在腿上伸手假装自己
    倒茶,其实是把距离拉进一点,可以多看明白些。 他举杯吹着茶,一杯接一杯慢吞吞的啜着,眼睛贼溜溜地盯着妈妈的神秘地方看,底下某个部位早就翘得发
    酸。阿宾的妈妈见他喜欢喝,不敢怠慢,也一沖接一沖地泡着,不知道他正藉机偷瞇自己的襟内和裙底。 阿宾的妈妈只顾和孟卉说笑,偶而会问小毅一两句,小毅敷衍着回答,却又发现阿宾的妈妈涂着红红唇彩的
    嘴型笑起来真好看,那唇瓣分合的模样引动他无比的想像力,加上白白的牙齿,和因为某些发音挑动着的舌
    头,惹得小毅那根年轻肉棒子更是悸悸抖抖。 就这样二三十分钟过去,小毅喝下了搞不清楚多少的茶,膀胱自然就胀满起来,又酸又急的,加上勃起的压
    迫,整个人到处都很难过,可是他又捨不得离开,只好用力地夹着双腿,勉强撑下去。 阿宾的妈妈聊到愉快处,便后仰着身子靠到椅背上,不小心两脚参差,一瞬间重点全部曝光,那内裤底布摺
    绉的缝边,鲜明而藏不住的阴毛,腿臀相接浅浅的圆痕,一样样一样样,看得小毅觉得他的下半身都快要麻痺了。 孟卉偶然转头,觉得小毅好像怪怪的,就问:「喂,你干嘛?」 小毅一惊,先是瞠目结舌,然后心虚的说他想上厕所。阿宾的妈妈和孟卉都「咯咯」笑出声,妈妈指给他厕
    所的位置,他虽然不愿离开,不过也真的急了,于是姿势古怪地站起来,匆忙走出客厅,以免被发现到裤裆
    处凶恶的突起,边走还听见阿宾的妈妈在说「这孩子真老实」。 他急急地躲进厕所,站到马桶前,掏出又热又硬的鸡巴,可怜那敏感的龟头已经充胀得火红晶亮,他搜抽的
    过程中,苦闷许久的小二哥因为指掌的接触传来一阵阵快慰,反而尿不出来了。 小毅索性一捋一捋地轻轻套玩着,下腹的急迫和阴茎的畅缓交互带来刺激,他越搓越舒服也越快,忘了他到
    厕所来是干什幺的,他不停的握动、握动,就快要达成目的了…… 「喂……」孟卉在外头敲门:「你又在干嘛?尿那幺久!快出来,我们去打游乐器。」 小毅并不想停,可是孟卉一直催,他只好咬着酸牙,活生生把快感压下,硬挤着将尿水尿出来,才拉好裤头
    ,走出厕所。 他开门出来,反而不见了孟卉,望向客厅也空寂无人,小毅纳闷着,他转出几步,原来旁边是厨房,阿宾的
    妈妈背对着外头,正在收拾着料理台。他走上前去,礼貌的问道:「舅妈,孟卉呢?」 阿宾的妈妈退一步正想转身,没想到小毅就停在她后面,两个人轻撞了一下,小毅慌不迭地将她扶着,连声
    抱歉,阿宾的妈妈笑着说不要紧,却突然觉得耳根热了起来。 原来她这一碰刚好把臀部凑贴在小毅胯间,怎的有一根硬秃秃的东西?这东西隐隐还透着温度,烂熟的美妇
    人哪会不知道那是什幺东西! 而小毅正要慢慢退火的独眼蟒,没来由的和妇人富满弹性的后臀结实碰在一起,蹭磨之间,那蛇又活了过来。 俩人就这样黏着愣了一小阵子,心跳都纷纷加速着。 「孟卉……孟卉她先上楼了,你去找她吧。」妈妈恢复和蔼的笑容:「作好饭我再叫你们一起吃。」 「好的!」小毅也勉强若无其事地说。 他人地生疏,自己怯怯的爬上二楼,就听见超级玛利的音乐声,孟卉开着房门在等他。他走进去,掩上门,
    孟卉小声地告诉他:「轻声点,有人在睡觉。」 小毅好奇的看了看床上,孟卉嘟着嘴说:「看什幺?挖你眼珠哦,那是我未来的嫂嫂。」 小毅耸耸肩吐出舌头,阿宾的书桌前是有两张椅子的,他却偏偏过来和孟卉挤在一张上,起先还正正经经的
    打着双打,不久之后,床上的钰慧沉睡如故,眼看四下无人,就你靠我我靠你的亲吻拥抱起来。 以前,他们都是利用下课后的时间约会,也未曾有过这样充裕的时间和场所,不由得逐渐迷乱忘我,加上小
    毅心火熊熊,刻意侵犯,孟卉抵挡不住,于是俩人相互甜蜜爱抚,心醉而深陷进去。 孟卉和小毅都像要把对方吃掉似的,四片嘴唇含啜吸吮,小毅的双手在卉身上四处游走,从蛮腰往下到臀腿
    ,往上到肩背,孟卉觉得他燃了一把火,到哪里就烧她到哪里。 可是这把火现在有点奇怪,慢慢地烧到她胸前来了。 孟卉赶忙抓住小毅的手,想要阻止他。不过那只是象徵性的意思表达,小毅坚定地往她紧绷隆起的一对蓓蕾
    行进,孟卉作态了几下,就不再挣动,完全落入小毅的摸索之中。 萤幕上可怜的玛利兄弟都已经死透了,转成示范画面在循环着。 小毅隔着衣衫揣度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双乳,孟卉饱涨而富有弹性,他有时轻有时重,又揉又捏,弄得孟卉吐
    气如兰,娇喘连连…… 阿宾的妈妈在厨房里忙半天,做好了香喷喷的晚餐,摆得满满一餐桌,自己很得意的都了,口味当然合宜。 外头天色已暗,阿宾还没回来,她于是想去问孟卉和小毅要不要先吃。阿宾的妈妈解下围裙,顺手丢在楼梯
    扶手上,边撩理着头髮边爬上楼,来到阿宾房前,见那房门虚掩着也没关好,房里透出来游戏的背景音乐声
    ,她一时童心大起,便想吓吓里头的俩人,就弯下腰来蹲到门前,打算潜进去到她们背后作弄她们一下。 她轻轻把房们稍一推开,从窄缝瞇了进去,没想到却看见一幕火辣的嬉春图。 阿宾书桌的坐椅是倚墙背对着房门的,只见孟卉反身跪在椅面,小屁股窍得高高的,双肘搁在倚背上枕着头
    ,一脸迷糊失神的表情。阿宾的妈妈蓦的还摸不着头绪,这小娃儿在干什幺?仔细一看,原来孟卉后面还有
    人,小毅正蹲跪在她的身后的地板上,那样子应该是埋头到她短裙里,在她的屁股或者什幺地方做着一些什
    幺事情。 孟卉的双眼似闭不闭,小嘴儿要启不启,两腮漂红,全身骚热的模样儿,还不住地抖动,偶而她会有禁不住
    浅叫,但是又怕吵醒了床上的钰慧,只得倒抽着气压抑住,憋得万分辛苦。 这意外的景象让阿宾的妈妈一时傻了眼,忘了应该要离开,躲在门边目不转睛的看下去。 小毅的头藏在孟卉的裙子中,上下左右的钻动,阿宾的妈妈仔细一瞧,才发现孟卉的一条薄丝小内裤早就被
    扯脱下来,横绷在膝盖上头一点点,这小毅,原来是在嗜食着孟卉的鲜嫩肉包,怪不得她会浪成那样子。 阿宾的妈妈再更仔细地瞧,心头没来由乱成一团。 小毅跪坐的下半身,右手窝在胯间乱摇,掌握中露出一截红通通的圆香菇,莫非,莫非……再多瞧得真切,
    果然,这小毅,居然是把阳具从裤拉缝里拖出来,一面舔着孟卉,一面套着鸡巴自慰。只是……只是……这
    小男孩的鸡巴也未免早熟了罢!规模就如同大人一样,粗长有菱,那将来长大了怎幺得了? 阿宾的妈妈双手双脚都在窃窃地颤抖,呼吸也变得慌乱,她看着孟卉清纯的脸上那蕩极了的表情,不免又是
    羡慕又是嫉妒,忽然觉得从下身传来阵阵美感,原来自己的手掌忍不住摸进了裙子里面,食指和中指隔着内
    裤在揉动着阴户,那阴户里泌涌出绵绵的浪水,早就把内裤都泡湿了。 她躲在门后的俏脸儿发烫,心头有一把无名火在燃烧,指头又不受控制的穿进内裤里,在花唇上拨捻,圆呼
    呼的屁股因此而轻摇着,花唇颤抖地张开来,舒服令她欲罢不能,终于把指头挖向膣肉里,一下一下地抠进抠出。 她正在享受着自我抚慰的快乐,突然房间里的小毅站了起来,阿宾的妈妈连忙屏住了气息,静观其变。 孟卉仍然慵懒地反跪在椅子上,小毅站直身子在她背后,一根翘挺挺的鸡巴骄傲地点头横昂着,他翻起孟卉
    的短裙,双手捧着她雪白的小臀,向前迎去,把龟头触在孟卉黏答答的穴儿口上,孟卉马上起了反应,张开
    小嘴发出无声的呻吟。 孟卉虽然心神恍惚,仍然悠悠惊醒,知道小毅正在对她作着什幺事,她回过脸,正想要阻止他,可是小毅已
    经被慾望沖昏了脑袋,又往前送,推进了一整颗的龟头,孟卉更美了,转到半途的粉脸无力地垂回臂上,双
    唇又噘又抿,吐出幽幽的叹息。 小毅完全失控了,他再前挺屁股,孟卉流了许多水,花径滑润无比,半根鸡巴一下子就插没在她的小肉缝里
    ,她突然睁大了眼睛,讶异的轻呼一声「会痛……」,小毅管不了那许多,狠狠地更往前沖,伴着「滋」的
    声响,他长长的鸡巴便一丝不地被孟卉所吞噬,俩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这两个小鬼头,原来是第一次干这大人的勾当。 阿宾的妈妈看着小毅开始一前一后的耸动屁股,孟卉双手捂住嘴,也摇着小蛮腰迎凑着,刚才短暂的痛苦神
    情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迷惘的傻笑,有时候瞇起媚眼,有时候空泛秋水,表情迷幻,不管怎幺样,
    反正都看不清也不理睬周围是不是会发生什幺事情了。 小毅年轻气盛,锐势难当,飞快的一抽一送,插得孟卉压不下声浪,她第一次偷禁果,就获得前所未有的愉
    悦,「嗯嗯唔唔」地随着小毅的节奏乱哼,俩人都忘了床上钰慧的存在。 阿宾的妈妈看得双膝无力,只好弯跪到地上,学孟卉那样翘高屁股,手指连绵地撩弄胀起的阴蒂,全身暖烘
    烘地晃着。 躺在一旁蒙着头脸的钰慧,睡梦中出过几次大汗之后,正从虚弱中恢复着,迷蒙之间听到隐约男女呢喃的交
    欢声,一时间还以为自己还在作梦,可是那声音分明就在床边,唉唉哟哟的,真实得教人面红耳赤,她不想
    听都不行,浑浑愕愕了几分钟,她终于真正清醒过来,也肯定了那恼人的呓语的确就在一旁,她慢慢地掀开
    凉被一角,就刚好从侧后方看见半片又白又嫩又光鲜的屁股,和一个站在屁股后面挺动的男生。 钰慧既诧异又好奇,那屁股的主人六神无主地摇摆着,蓦然回首,居然是小孟卉。那男生的身材看来相当陌
    生,不晓得是什幺人,她怎幺会和男生在阿宾房里作爱呢?看她那心满意足的骚模样儿,想是搞得十分过瘾。

    钰慧摸不着头绪,藏在凉被里的眼眸透过半个巴掌大的被窝洞,从可见的范围一扫,更离奇的事情出现了。 在房门口,窄窄的门缝后面,掩着半张窥觊的粉脸,凝眼专神地注视房里的满室春色,羡的彩光流露,哪里
    是别人,正是阿宾的妈妈。 「妈妈怎幺在偷看……」钰慧看着有点醉意的妈妈,心想:「她……她在干嘛……她怎幺……在发抖……?」

    「哦……哦……」这边孟卉又叫出来了。 孟卉虽然未经人事,但是感度绝佳,被插着插着,不消三五分钟就梨花乱颤,销魂蚀骨,穴儿花灿烂的开放
    ,骚水四,腰背既酸又麻,突然身子股一软,失去了维持姿势的能力,缓缓地颓倒下来。 小毅这时干得慌,见孟卉支持不住,连忙抱着她,他捨不得俩人连结的部位脱离,只好滑稽地配合那孟卉的
    身体扭曲,可惜孟卉太湿了,一不小心就「咕唧」地滑脱掉,双双跌落到地板上。 孟卉身体里面少了小毅的东西可不依了,她转身抱紧小毅,俩人八只手脚胡乱交缠,小毅比孟卉更急,他将
    孟卉压在身下,一条硬棍子没头没脑地在孟卉腿间乱窜,居然还给他找到水源头,逕送而入,直达花心,孟
    卉快乐地又「呀……呀……」哼起,和他一边对挺,一边彼此深情亲吻着。 小毅则是受了太久的刺激,一鼓作气,马不停蹄的放狂奔,令得孟卉欲死欲仙如泣如诉,只是这一来沖锋过
    头,节制不住,他奋力地想作几番垂死挣扎,但毕竟无法挽回,终于扬脸长喘,拱腰突抵着孟卉,全身发栗
    ,翻吊眼白,死挺挺抽着。 孟卉也陷入痉挛性的短叫,俩人一起上完了生命的第一课。 钰慧看得心儿怦怦乱跳,不由得两腿间湿了一片。门外阿宾的妈妈更加狼狈,她手指头没停过,狠狠地绕着
    阴唇阴蒂摩擦,那春水沿着两腿都快要流到膝盖了,快感过处,正要随着房里的俩人丢身,却听见楼下传来
    开门的声响。 她急忙回神,手脚并用地退离门口,站起来整整衣裙,扶理好头髮,才从容地从楼梯走下去,还没到一半,
    就听见阿宾在饭厅说着:「好香,好香。」 妈妈心里笑起来:「你房里才香呢!」 她连忙说:「阿宾,你可别偷吃。」 她又回头对着楼上喊:「孟卉、小毅,阿宾回来了,都下来吃饭罢!」 那房里传来孟卉一声「噢」,几分钟后,她和小毅相偕下楼来,阿宾已经帮她们盛好饭,大家略一招呼,就
    坐下来一起用晚餐。孟卉以为她们的勾当神不知鬼不觉,所以表情很自然的跟阿宾和妈妈又吃又聊又撒娇。

    阿宾的妈妈留意到一对小情人间的眉来眼去,不免浅浅地笑起来,阿宾可不是木头,也故意说话调闹她们,
    小毅傻傻地憨笑,孟卉则是一脸甜蜜,抿嘴不语。 「啊,嫂嫂,」孟卉瞧见钰慧走进饭厅:「你醒了。」 「嗯……」她来到阿宾妈妈的身边。 「好一点了吗?」妈妈拉着她的手问。 「好多了。」钰慧说,然后又故意问:「这位是……?」 众人都看着孟卉,她眨着眼睛说:「他是小毅。」 「哦……」钰慧拖长了尾音:「久仰大名。」 「嫂嫂!」孟卉有点羞极了,她和小毅的事只曾讲给钰慧知道。 「好,快来吃饭。」阿宾的妈妈吩咐钰慧。 钰慧坐到阿宾旁边,一伙人吃喝谈笑,其乐融融。 餐后,大家到客厅看电视,妈妈收拾着餐具,孟卉和钰慧要帮忙都被她赶出去,要她们回客厅坐好,孟卉只
    好挽着钰慧出去。一会之后,妈妈收妥洗罢,转到客厅陪他们说了两句话,吩咐他们年轻人自己聊,便就上
    楼回房去了。 钰慧望着妈妈的背影,犹豫了一下,阿宾和孟卉他们在谈些什幺她也没听进去,勉强陪着他们又坐了一会,
    说要上楼去一下,阿宾以为她还累着,体贴地要她再多歇歇,她笑着点头,拾阶爬上二楼。 她来到妈妈房前,叫了声「妈」,就推门进去,看见阿宾的妈妈倚在床头,正拉来一条毯子往下身盖住,妈
    妈见是她,才嘟着嘴说:「钰慧啊,吓妈一跳。」 「妈妈为什幺吓一跳?」钰慧爬上床,笑问着说:「毯子下是什幺啊?」 「哪有什幺!」妈妈说。 钰慧不信,伸手将毯子翻开,阿宾的妈妈并没有反对,只是红着脸笑。钰慧掀起来一看,阿宾的妈妈缩侧着
    下半身,裙子内裤都没了,屁股大腿光溜溜的,毛绒绒的茂密的乱草横生,草中埋着奇怪的东西。 「唔,妈妈在做坏事,」钰慧说:「我看看。」 钰慧弯腰去看,妈妈伸手遮着脸,原来是妈妈那根心爱的假阳具,深深插在她潮溽黏腻的阴户里。钰慧顽皮
    地捏住那假阳具的尾端,轻而缓的抽送两下,阿宾的妈妈挨不了就哼起来了。 「唉唷……乖孩子……别……别弄……妈妈……」 钰慧见妈妈含水丰富,知道她兴致正浓,不过假意推辞罢了,也没答话,小手连拉连推,快快地替妈妈又多
    抽送了十几二十下。 「啊……啊……」阿宾的妈妈消受不住,嘤嘤地叫着。慧不停手地帮她插动假阳具,同时将阿宾妈妈的双腿
    扶张开来,看着她红嫩的小阴唇随那假阳具翻进翻出,全身痛快的颤抖,浪声浪语没个停歇,钰慧忖道:「
    妈妈实在太寂寞了。」 她心中啄磨,暗暗有了打算。 「喔……喔……乖女儿……好媳妇……啊……啊……妈……妈要……啊……要完了……啊……快……快来…
    …啊……唷……天哪……来了……啊……来了啦……哦……哦……来……哦……」 钰慧的手上一阵烫,原来是阿宾的妈妈所喷出来的骚水,她被钰慧推攀上高峰,畅美的发着,钰慧这才停下
    手来,将妈妈的脸抱在怀里。「哦……」妈妈满足的说:「小慧对妈真好……」 「妈妈舒服吗?」 「好舒服。」妈妈说。 钰慧让阿宾的妈妈歇喘休息了一会儿,帮她换过内裤,穿回裙子,手携手,相视笑着打开房门。 「我们下去了。」妈妈说。 「嗯。」钰慧点头。 她们走出去,而楼下正传来阿宾和孟卉他们的阵阵戏闹声。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